产品分类
 
世纪系列
经典系列
爱乐系列
外销系列
卧式系列
 

产品搜索
 
关键字:
 

  新闻中心  
 
谋得利琴行的最后几年
 
  

 (一)
  中国钢琴的发祥地是在上海,中国钢琴制造业的源头是谋得利琴行。谋得利钢琴制造技术与工艺,不仅曾主宰过当时的钢琴制造业,而且也将影响着今日中国钢琴制造工艺。可以这样说,现今中国生产的极大多数品牌的钢琴,都继承了当年谋得利英式(也可以称是欧式的)钢琴制造工艺的衣钵。所以,以后中国如果有一部钢琴制造工业的发展史,无论有谁来执笔,谋得利史诗般的历史地位,应该毋庸置疑。正是因为重视历史的遗产,我们才认真地去搜集当年谋得利琴行的历史资料,特别是谋得利琴行的最后几年生存情况。我们不希望谋得利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
  寻觅谋得利的过去,有三条轨迹可寻。第一条、当年谋得利生产的数以万计的钢琴,至今仍有许多钢琴存世。这些钢琴是一睹当年谋得利风采的最好的佐证。虽然这些钢琴有的已经快要散架,有的也已经斑驳朽迈,尚有少数的谋得利钢琴保存得非常完好。我们从这些存世的 MOUTRIE 钢琴中,可以看到当年中国第一品牌的贵族身影,可以看到谋得利的精湛钢琴制造工艺。
  寻觅的第二条轨迹就是当年的谋得利的厂房。早期谋得利在闸北宝山路的厂房,今日早已没了踪影。
  1923 年以后,谋得利的新建厂房至今仍然屹立在上海钢琴有限公司的厂区内。当年的大楼、当年的小洋房、当年的电梯、当年的消防栓、当年谋得利厂房的标志性的落水斗上的大写“ M ”,都记录了过去的谋得利的辉煌与衰落。当时新建的谋得利琴行,据说花了整整二十八万银元。这些谋得利的遗迹早没了当时的精气。随着岁月的磨损,时间的流失,当年有关谋得利的故事都成了断断续续的死的记忆。
  寻觅谋得利的第三条轨迹就是要找到活的记忆――在谋得利生活与存身的当年的工人。经过我们千方百计打听寻找,终于找到三位至今仍健在的当年的工人,一位是广州的 林国海 先生,还有二位是一对夫妻,他们就是北京的 顾伯良 先生的父母亲。去年我专程到北京拜访了这二位谋得利琴行的老工人,了解了谋得利最后几年生存情况,在谋得利所有的历史资料中这二位老工人的回忆才是最最鲜活的记忆,似乎谋得利的形象又回到了人间。

(二)
  顾老先生的情况我是从广州的林国海林老那里获得的。我们在北京找到了 顾伯良 先生,然后才找到了 顾老 先生。 顾老 先生今年整整九十高龄,身体非常健朗。老先生居住在北京的王府大院。据说这幢房子是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出生的地方。我对老先生说,这里可是天字第一号的风水宝地, 顾老 先生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顾伯良的父亲叫顾子明,也曾叫过顾九畴。 顾老 先生 15 岁从宁波至上海学做钢琴,开始在上海琴行,老板叫贺庆堂(按读音记录)。二十岁时经人介绍到谋得利谋生。 顾 先生说他在谋得利一共做了 6 、 7 年的功夫,一直到谋得利倒闭。按老先生的记忆,他从 1935 年到 1941 年都在谋得利。因此顾子 明老 先生应该目睹了谋得利的最后几年的生存情况。 1935 至 1937 年初,谋得利的生产经营还算不错。一个月能生产钢琴 100 多台。老先生告诉我们,几乎每天都有卡车装琴送到南京路 3 号。我知道南京路 3 号是谋得利琴行的注册地。老先生说:“谋得利董事局的英国洋人都住在南京路 3 号,而 3 号的底层是琴行的商场,专门销售谋得利的钢琴及风琴等西洋乐器。负责生产的谋得利总经理一家就住在惠民路(当时叫倍开尔路)的小洋楼里。”
  顾子 明老 先生告诉我们,谋得利琴行的最后二任总经经理叫海宾和克宁,海宾走了,就由克宁负责生产。但总经理有时也不常在厂里。老先生问我,那幢小洋楼现在还在不在?我告诉你,小洋楼还在,就是有点破落了,模样尚存,精气不足。老先生说,海宾或者后来的克宁一家 4 口就住在小洋楼里。英国人喜欢躺在阳台上晒太阳,把自己晒得黑黑的。平时,车子进,车子出。无论海宾或克宁他们对钢琴生产的质量都抓得很严,常常到车间里面去逐个地巡视。所以,工人们一看见,英国人来了,做活就不敢马虎了。我问,听说英国人从不对中国人搜身。顾老说,英国人不搜身,只有到后来日本人接管了厂房,才逐个搜工人的身体。东洋鬼子最坏。但英国人管理很严,上午 8 点上班, 12 点下班,下午又要 1 点下班。当时用敲锣,提醒工人下班了。生产时间,大门关得死死的,门口有印度“黑炭”看着。
  顾子明老 先生的夫人贺友菊老人告诉我,她在这个时段里也在谋得利做生活。 贺老 夫人做的是装配爱克申,他的师傅叫林华云。 贺老 夫人的父亲叫贺顺才,他是做键盘的,也是谋得利琴行的工人。广州的 林国海 先生是谋得利琴行的最后一批职工。前年林老在给我的来信中说:“本人系 1941 年最后一批谋得利弦槌间学徒。”这里要插一句,当 时林国海 先生的父亲也曾在谋得利做生活,叫林日清(按读音记录)。
                       

1937 年 7 月 7 日 卢沟桥事变,日华开战。 8 月 30 日 ,日华在淞沪进行大兵团交战,上海沦陷,日本侵略军占领上海。谋得利琴行是英国的产业,英国人是属同盟国,与日本人相对抗的,所以上海一落到日寇的手里,英国人就抛掉了产业逃回国内。而谋得利作为敌产被日本鬼子接受。谋得利也进入了最后 4 年的苟延残喘的阶段。谋得利的工人也散去了大半,有的惧怕日本人的杀戮逃难去了,有的不愿在日本人手下干活,只有没生计的工人无奈留了下来。顾老先生告诉我,谋得利的工人已经不多了,当时调音只有 4 个人,除去二个拨音的学徒,真正调音只有二个人,顾老与调音组的组长。日本人来了没有新造过琴,就是 100 余只剩下的零部件拼拼凑凑的,工人们谁都不会买力地生产。有时也有从外头运进钢琴,说是要维修的。谋得利的厂房一共有三层,沦陷后,二楼、三楼仍然做钢琴,一楼被日本人占领,荷枪实弹地派兵守在门口,不让中国人进去。有些胆大的中国人想伸头朝里张望,看个究竟。小鬼子一看到,就用枪托打过去,嘴里面用东洋话骂骂咧咧的,一付凶神恶煞的样子。后来谋得利的工人再也不敢张望,最多用眼斜视瞄一下。
  底楼厂房里究竟在做什么,小鬼子为什么守得那么严,议论的很多,说什么的都有。时间长了真相也就明白了,原来日本鬼子在底层车间里生产一种小车床。是否是军工物品就不得而知了。
1941 年,谋得利的钢琴零部件也用完了,工人也都走光了。日本鬼子的战线拉得很开,战事也吃紧,就管不了谋得利的死活了。就这样谋得利在日本侵略的铁蹄之下倒闭了。
  倒闭后,日本鬼子是否把生产的机器偷运回国,是否把生产的图纸偷走,这一切谁也不知道。侵略与奴役总会留下许多无人知晓的迷。